0 Comments

柯震东房祖名需要强制戒毒吗

发布于:2019-08-26  |   作者:admin  |   已聚集:人围观

  8月14日,北京警方控制了在房间吸毒的两位明星——柯震东和房祖名,并从后者的住所搜出百余克。那么柯震东、房祖名需要强制戒毒吗?

  柯震东在看守所内一度哽咽,痛哭流涕,希望得到家人和朋友的原谅。但流泪显然解决不了问题。台湾司法界人士表示,柯震东归台后可能会被强制戒毒四十天,而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禁毒在线网站站长董光更转发微博声称,柯震东在大陆面临的最严厉处罚应是强制戒毒两年,再加社区戒毒三年。

  此前,被强制戒毒的明星也并非没有:1997年,歌手罗琦被派出所送到南京的一家戒毒所实施强制戒毒;2011年9月,歌手谢东在湖南省白泥湖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一年。

  柯震东和房祖名真的需要像谢东、罗琦那样被送进戒毒所吗?哪些人需要强制戒毒?

  “中国专门有一部法规叫《吸毒人员成瘾认定办法》,首先通过尿检证明他吸毒,然后再证明他成瘾,他就必须接受社区戒毒。”公安大学禁毒研究室主任李文君教授告诉本刊。

  规定如此,但各地公安执行起来掌握的尺度并不一样。“我们国家某些地方做得也不是特别严格,判断成瘾实际上有着严格的规定。最标准的做法是,如果公安机关发现一个人吸毒的话,会请专业医生进行尿样测试,并对照一个标准量表,对吸毒人员做量表评分之后才能够判断他是不是吸毒成瘾。但是很多省份没有这个条件,根本不这样操作。”童医生告诉本刊。

  童是内陆省份某戒毒所的医生,他认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“国家投入不是很多,各地医生也不愿意承担(这个工作)。比如说现在公安机关晚上逮一个人,喊医生做量表,很多医生不愿意做,原因很多,比如说酬劳补贴有多少他都不知道”。

  目前国内操作比较正规的是上海警方,但即使如此,上海医生参与测定的积极性也不高。“有一次同上海医生合作,他们很多时候也不愿意去,”童医生说,“他们虽然从澳大利亚引进了量表,但很多时候就是过去问问,不会做量表的。”

  由于条件不足,目前普遍适用的做法是第二次抓获,就判断成瘾。“第一次抓到以后一般给一个治安处罚,如果第二次吸毒再被抓到的话,就可以进行强制戒毒。”吉林省九台戒毒康复所民警田雪晨告诉本刊。

  由于房祖名和柯震东都是第一次因吸毒被抓,不出意外的话,并不会判定他们吸毒上瘾而进行强制戒毒,田雪晨说,“以前的李代沫也是第一次吸毒,第一次被抓了,也没有被强制隔离戒毒。”

  房祖名吸食达8年之久,如果遇到认真的医生,拿着量表测试,成龙和林凤娇可能至少会同宝贝儿子分开两年了。

  不过,即便真要进戒毒所去强制戒毒,也没什么可怕的,里面的环境比外界想象的要好很多。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进戒毒所

  “昨天(8月19日)我收到一个人,那个人特别想进来,很配合,没戴手铐就跑了进来,后面跟着一位老警察撵得直喘大气,”童医生说,“他说他就想来强制戒毒所。我量一下血压特别高,200多,属于三级高血压,这种危险的就不收了。但是他赶紧到医院去开药,吃了降压药,一小时后又跑了过来。我量了一下,还高,我说还不能要。他如是折腾了五六次,老警察跟着他都累得不行了,但最终我还是没要他,因为高血压患者在戒毒过程中容易出现一些心脑血管意外。”

  据童医生介绍,在进入戒毒所之前,所有人员都要进行严格的毒品排查。“新关起来的吸毒人员衣服先脱掉全查一遍,带的被褥每个缝都要摸一遍,牙膏都要挤一遍。我们医生这边要做一个肛门指检,口腔也要看一下,看有没有毒品进来。有时候还要做放射检查,还有B超,查看肚子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。这个很严的。平时会见的时候,我们都尽量不让家里人带东西进来。”

  “我们的戒毒所分成两部分,一个是强戒,一个是自戒。”童医生说,“伙房里面的人都要经过卫生体检,才能拿到上岗证。每天都要送7天的菜,冰箱定期清理,比电视里报道的饭店还干净。伙房人员要定期消毒,清理仓库。炊事员指甲每天必须检查,并记录在案。”

  在童医生所在的戒毒所中,干警和戒毒人员是吃一锅饭的。“我们单位也有食堂,感觉还没有他们那个食堂干净呢。戒毒人员生产车间有空调,每天回来还能用太阳能热水器洗个热水澡。也不是自吹自擂,如果病了,我们这里看病的医生要比外面的社区医生水平高不少。”童医生说。

  “今天的中餐是红烧肉炖土豆、麻辣豆腐、自制的皮冻,还有一个小咸菜。”李向福(化名)告诉本刊。李向福是九台戒毒康复所的学员,他因为吸食于今年三月份开始自愿戒毒,“我一共吃了两大碗饭,到现在体重已经多了10斤”。

  更早的时候,戒毒所还会给戒毒人员安排夫妻生活,后来就取消了,“因为夫妻生活不安全,像有的女同志把毒品塞到阴道里面,你这个就没法检查了,到时候在里面吸毒不就麻烦了吗。戒毒所在毒品渗入方面是要杜绝一切漏洞的。”童医生说。

  虽然夫妻生活没有了,但其他娱乐都在。李向福住在一个单间,房间里有电视,而且有无线网,“速度是杠杠的,我用手机看网络视频完全没有问题。”

  这样堪比快捷酒店的环境,对于戒毒者完全免费。“其实戒毒的成本是很高的,这块政府负担很重,”童医生告诉本刊,“包括我们医生的查房费,每天的心理咨询费,还有护士的治疗费,而且用的药很多都是进口药。”

  有着这样的环境,难怪有些吸毒者要吃降压药挤进来。可假如房祖名和柯震东愿意在戒毒所进行自愿戒毒,他们能彻底断掉毒瘾吗?很不幸,答案是否定的,一旦吸毒,就不可能彻底戒断。“咋整”

  “你们这些外行人总觉得我到一个地方戒一段时间,是不是以后再也不吸了,这是完全错误的,”童医生说,“一个人没死之前你不能说他戒掉毒瘾了。终身戒毒这句话是有来历的,如果你看那些民营戒毒机构的广告,称有百分之百的戒断率,那都是吹牛的。吸毒就是慢性复发性脑病症,这是国际公认的,和糖尿病、高血压这些慢性病一样,只能控制,无法治愈,医学上根本不存在戒断率这回事。”

  对于各类瘾君子,吃药只是针对毒品所产生的症状,而不是用于戒毒本身。柯震东房祖名吸食的相对于,对人体的危害要轻一些,但也同一样,会对脑神经产生伤害。

  如果长期吸食或者,对神经根都有摧毁作用,吸毒者记忆力下降,会产生各种幻觉,换句话说,会越吸越笨。如果房祖名和柯震东不想变傻的话,还是早进戒毒所为妙,医生会给他们服用一些脑细胞的生长因子促进脑细胞再生长。

  “我们给他们服用奥氮平这样的药多一点,这种药其实挺贵的,”童医生说,“对恢复记忆力、脑康健也有用,另外也会吃一些伽马氨基丁酸。”

  吃药只能缓解症状,戒毒所更多的方式还是针对心瘾,田雪晨讲述了他遇到过的一个案例。

  去年年末,九台戒毒所迎来一位吸毒者陈某。陈某吸食毒品三年,有一个男孩,当时11个月大,因为吸毒,妻子已经同他离婚,他自己在吸毒圈里混,将孩子留给父母带。去年12月23日晚上8点,陈某在父母的陪同下,坐了三个小时的车,来到了戒毒所。

  “因为没人看,所以他父母把小孩也带过来了,”田雪晨说,“当时一家人围着小孩,抱着玩。然后把小孩放在地上。小男孩刚刚学会走路,慢慢地踱步,走着走着突然冒出一句东北话,‘咋整’,说得咿咿呀呀,含混不清,但能听出来是‘咋整’。当时我们在旁边全乐,这么大点的孩子怎么说出咋整这句话呢。他奶奶就说他爸吸毒,孩子爷爷急得天天在屋里转圈,嘴里不停念叨,‘这咋整,吸毒咋整’,孩子听多了,就学会说咋整了,爸爸妈妈都不会说,就学会一个咋整。”

  陈某听到孩子的“咋整”之后,立刻伏地痛哭,旁边有孩子的戒毒人员也都跟着哭了。“自此之后,陈某下了决心,在自己的房间贴了一张纸,写上自己的戒毒宣言,通过他孩子的一句话,心瘾彻底矫治过来了。”田雪晨说。

  咋整这个词也同样适用于同为“陈”姓的房祖名,以及难兄难弟柯震东,他们的心瘾该如何矫正呢?

标签:柯震东最火的时候(4)
    神兽验证马:
点击我更换验证码
Baidu